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

母系傳承


文◎闕妙芬

我目前是淨心文教基金會的工作人員,
當我在櫃檯值班時,
經常遇到法友問相同問題──
你的姓氏「闕」,要如何唸?

是唸「關」嗎?(因為字很像關公的「關」),
或者是唸「蕨」(ㄐㄩㄝˊ)嗎?(有邊讀邊,沒邊讀中間)
又或者是唸「缺」嗎?(「闕」的同音字)。

其實,我的姓氏「闕」(音同「雀」),
是來自於台北南港,
嚴格來說,我應該是台北人。
但是,我經常對人說:我來自宜蘭。

只是,我對台北這個城市,
不僅陌生,甚至是毫無印象,
反而對於宜蘭這個美麗的故鄉,
雖然是母親的故鄉,卻是我的原鄉。

我常對人說,
宜蘭是噶瑪蘭族(KebalanKbalan)後裔,
噶瑪蘭族是母系社會,
而我從外婆、母親身上,學習到深厚的智慧,
以及敦厚、正直的待人處世的方法,
還有遇到困難,勇於解決問題的變巧和勇氣毅力。
這樣的傳承,讓我在學佛的路上,
突破許多的挫折,結遇許多的善知識,
這股力量,我看成是母系社會的智慧傳承。

所以,我常對人說──
我是宜蘭人。

過去,我很不喜歡將家人的照片放於網路,
必竟網路肉搜太嚴重了,完全沒有隱私保護,
今日只能將宜蘭老家的菜園照片,放於網路上,
也是為了將這段傳承留下印記,
更是為了替基金會,作新內容的療癒短文。